2019年3月21日 星期四

懺公上人簡傳

上人道影集






  懺公上人,俗姓曹,諱會汶,一九一五年誕生於遼寧安東(今稱「丹東」),自幼天性寬厚,仁善耿直。先祖從山東向關外發展,至祖父曹德盛一代,家業漸趨平穩。祖母楊大蓮為信佛居士,與老和尚因緣頗深。父親曹駿明曾任安東商務會長,以曹國靖之名行世,聲望頗著。家中尚有大哥、二哥、大妹、二妹、小弟等眷屬。大妹會賢篤信佛教,於父親病篤時,嘗割肉熬湯喂父,實孝女楷模也。小弟會漳於大學任教,亦親近佛法有年。

  上人就讀小學時,客商熱絡,家境寬裕。父親患病後,運勢中衰,值日軍進佔東北,國土危脆,家事紛擾,眾苦交煎,莫可探究,遂有追求真理之志。就讀中學期間,因父親患病之故,中輟學業;乃至赴日留學,亦因父親病勢起伏不定,率爾返國整理家業。一九三七年,中日戰事爆發,國民政府西移渝都。上人偕大妹於大連照顧父親,事必躬親,無微不至。

  廿四歲,了因法師於大連商業學堂說法,上人往聽兩週,深感佛教哲理圓融,於是皈依佛門,成為三寶弟子。隔年,延請大連佛學研究會居士為父親誦《金剛經》,初聞梵唄,悲欣交集,加之善根增長,連續茹素四十九日。

  廿六歲,隨大連市議員曲子源老先生前往瀋陽慈恩寺,於修緣老和尚座下秉受五戒,隨即毅然斷葷。夏季,於大連海濱靜修三個月,法悅十足。入冬,父親罹患傷寒,偕大妹加持大悲水供父親飲用;某夜,父親通宵長吟「發無上心,自在逍遙」八字,似為教彼出家修道之意。

  廿七歲,於寶山供養病僧,辭出寮房後,頓時有身心若無之感。又為父親消災之故,於安東居士林延請法師、居士拜大悲懺,彼時父親於大連夢見觀音菩薩化現之白髮老嫗,說彼尚有冤業未解。二月初,群醫束手無策,上人體驗生離死別之苦,立志獨身。父親過世後,上人忽萌一念:前生為出家人,父親為護法居士,為酬謝恩德,此生侍病十年,緣起吻合。又曹老居士彌留之際,上人於佛前發願,若父親確有業債未還,當以佛法超度釋冤,於是尋出蒙山法本,練習施食法門。此後以放蒙山為常課,冥陽兩利,數十年而弗輟。

  廿八歲,冬,為明朗老和尚送終。某夜,遍山白雪,上人於凌水寺誦大般若經,念至懇切處,身心豫悅,意境悠遠。明朗老和尚臨終前一日,曾哀懇相告:「會汶:世間皆假,急速辦當一切,出家修行!」

  廿九歲,經由省琛老和尚介紹,自安東遙迢入關至北平淨蓮寺安居。初入寮房,乍感苦悶焦躁,待朗誦《普賢行願品》一遍,始感雨過天晴,遂安定住下。

  卅歲,就讀周叔迦居士創辦之中國佛教學院,於瑞應寺禮拜三十五佛時,感激無量。此年禮澍培法師祝髮,屬金頂毗盧派下第三十一代,法名成空,號心月。曾云:「寧為道死,勿溺塵亡,無量感傷,刺我心腸,回憶往事,多因妄想,消我重罪,得悟昔非,幸依三寶,未致歧羊,而今披剃,誓修定慧,願共眾生,同生西方。」農曆甲申年冬季,隻身前往廣濟寺,依寶華傳承第十八代傳戒和尚融緣法師、羯摩阿闍黎融濟法師、教授阿闍黎道源法師等大德領受戒法。初受戒時,逆境屢現,均以持誦大悲咒消弭難關,直至第十五天,身心輕安,唸誦嘹亮,彷彿置身極樂世界,歡喜莫名。

  上人嚮往山林道場、叢林生活,不時親近倓虛大師、慈舟大師等教界碩德,請教法要,俾有遵循。例如:卅二歲於天津大悲院聆聽倓虛大師開示,謂學佛乃至辦佛法事業,需有大悲觀音之心腸;維摩居士之辯才;彌勒、布袋和尚能容之肚皮;金剛菩薩嚴正分明之面目。

  又如〈略述親聞慈舟大師數事〉有云:「民國卅六年,老人為天津監獄囚犯講地藏經,駐錫天津居士林。一日黃昏,老人自監獄講經歸,雲佇立門外迎接,隨老人至臥室,整理妥當,諸師退去。時天色漸暝,四圍沉寂無聲,室內供佛像一尊,海燈微明,香煙繚繞,老人靜坐無語,雲乃趨前啟請止惡改過之法,老人靜默片刻,以緩慢莊重之語調謂雲云:『吾人之惡業種子如雙頭毒蛇,鑽入吾人之心坑深處,無法驅除。唯有持慚愧雙頭利鉤伸入坑底,方可將雙頭惡業毒蛇鉤出。』老人語已,即起捻香拜佛,雲遂禮謝退出。……雲於親近老人之餘,最為感動敬服者,為老人淳樸忠誠之態度,莊重安詳之威儀,堅定切實之信心,以及嚴淨勤苦之戒行。老人示人:則常勸『持戒念佛』;言戒為佛家家法;熟處(塵習)轉生,生處(淨業)轉熟;知真本有,達妄本空;寧肯十年賣不出一擔真,不願於一日賣出十擔假。寥寥數言,皆可使吾人終身行之而有餘也。」

  卅四歲,啟程南下參方,朝禮寧波阿育王寺、蘇州寒山寺、蘇州報國寺、上海持松法師靜安寺、能海大師金剛道場等處。此間,於朝禮普陀山之後,往詣靈巖山印光大師淨土道場,得謁了然法師,親聆法音;夜晚,遠眺大殿,遙想身世漂泊,倍生感慨。夏,前往福州依止慈舟大師,隨師前往閩北邵武廣福山雙泉寺,聽講四分戒本與四諦要義。安居期滿,隨慈舟大師赴泰寧天王寺聽講《普門品》,半月後至古臺岩。冬,安住靜謐岩洞中,聽講《大乘起信論》。

  一九四九年,上人卅五歲,隨慈舟大師返回福州舍利院,聽講《梵網經》與《四分律》。彼時烽火連綿,局勢莫測,乃於大勢至菩薩紀念日拈鬮,感應當離福州,遂拜別慈舟大師,渡海抵臺;此國曆八月下旬之事也。上人於北部逗留未久,南下高雄尋單,深感佛法不振,亟思拯救之道;然時局未靖,僅能靜觀其變而已。十月下旬,傷寒病作,逮十二月上旬,脾腫病勢險惡,住進高雄省立醫院,曾自云:「就念觀世音菩薩,再是求發心、求病好,求佛力加被。以後病好了,再打開《金剛經》、《金剛經》註解一看,比以前懂了。」

  卅六至卅九歲,於臺灣南北各地參方,住過高雄阿蓮鄉光德寺、路竹鄉道隆寺、臺北五股觀音山凌雲寺等道場,亦曾遊歷新店、汐止、內湖、北投等地。住錫新竹古奇峰法源寺及苗栗大湖法雲寺逾兩年。此間曾抄錄並閱讀《金剛經》智者大師疏科刊、《心經》法藏大師科刊;研究《心經》六家註、《楞嚴經》疏解;背誦《普門品》等等,期在解行相資,窮究生死根源。

  四十歲,移錫高雄大崗山龍湖庵後山平房,除平日定課及禮佛,時而精誠恭繪觀音聖像,有幸一睹作品者,莫不稱頌讚嘆。爾後於各地隨緣弘法,與律航法師、李炳南、朱鏡宙、關世謙、朱斐等人締結善緣;恭謹禮佛之行持,嚴守律儀之美譽,逐漸傳布南北各地之道場。

  四十二歲,於南投埔里觀音山搭建印弘茅篷,用示尊崇印光大師、弘一律師之意也。先前上人於高雄大崗山龍湖庵講經時,聽聞菩妙老和尚於蓮峰寺後山自修,曾特地前往拜訪,由於見和同行,遂約定尋覓山林蘭若共住修行,可以彼此砥礪。一九五八年二月因緣成熟,菩妙老和尚前往印弘茅篷隱修,樹立老實修行之典範。

  上人掩關自修之餘,隨緣弘法利生。例如:親繪觀音聖像致贈張清揚女士,張居士信佛相當虔誠,將聖像轉送當時國防部長俞大維先生(另有一幅轉送葉公超先生);俞先生異常珍惜聖像,將其裱褙置於客廳,並複印數萬幅致贈親友,垂暮之年,方知為上人所繪,遂於一九九三年禮請上人為皈依作證。又如:一九五六至一九六二年,受邀膺任棲蓮精舍(樂生療養院佛堂)主七和尚;多年後,蓮友仍感懷在心。此等利眾之行,難可勝數。

  四十五歲,值遇「八七水災」,埔里茅篷無法續住,暫時移錫太平山溝平房,以不適合於久居,乃行腳南北各處尋覓山林道場。

  四十九歲,偕弟子性因法師至南投水里開山,於蓮因寺現址搭建寮房,間或應邀赴各地道場開示;例如高雄打鼓岩元亨寺、彌陀院、林園佛教堂、澄清寺、臺北蓮友念佛團、三峽橫溪淨業林、屏東東山寺等處,念佛不綴,法筵日盛。

  一九六六年,以中部地區大專學生求法之因緣,始辦齋戒學會,提倡叢林生活,著重五堂功課,教學天臺唯識,行歸持戒念佛,由此培育正信青年無數。一九八○年代中葉以降,每年依例於男女兩眾齋戒學會之後舉辦佛七,開示透闢,機理雙契,聞者莫不深信切願,道心彌堅。若在平日,祈求消災解厄者,多如過江之鯽,上人慈悲接引,方便度化。數十年間,深受啟發而矢志出家紹隆佛種者,法門龍象輩出;而在家學佛者,亦以居士身成為人群表率,影響社會風氣,貢獻良多。

  上人與廣欽老和尚之因緣,向來為教界佳話,無論領眾前往土城承天禪寺請益,或為求老和尚住世而主持佛七,兩位長者相會,禪機默契非外人所能測。又與道源老法師同為慈舟大師門下高足,來臺之後,時有聯繫,共同研究教理,交換心得。西藏佛教方面,曾與卡盧仁波切、貝諾仁波切、創古仁波切、措嘎仁波切等德學具足之高僧晤談,深達顯密圓通之理。

  至若海外弘法之因緣,於蓮因寺念佛堂建築完成後,曾遊歷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泰國等地;一九七三至一九九七年間,輒赴北美地區弘法多次,足跡遍履華盛頓、洛杉磯、舊金山、紐約、邁阿密、達拉斯、溫哥華、西雅圖等地,於眾多寺院道場、學會及善信居士住處領眾念佛,揭示佛法要義。

  最初,上人觀察因緣,以男、女兩眾分辦齋戒學會較為如法,故女眾活動多借尼寺舉辦。民國九十年,埔里女眾道場蓮音學苑正式成立,靜修有址,法益均霑。

  公元二千年頃,上人偶現病相,漸少開示。然四眾弟子敬重無別,歷年祝壽法會,人潮如水,緇素同心祈禱,念佛迴向上人法體康泰。

  二○○九年三月七日(農曆二月十一日)凌晨,上人於蓮因寺方丈寮安詳示寂,身無病苦,相貌如生。三月九日禮請夢參老和尚主持封棺儀式。三月廿七日,禮請果清律師主持追思讚頌典禮,隨即發引荼毘,示現舍利極多。

  上人世壽九十五歲,僧臘六十四載,戒臘六十四夏。綜觀所行:創辦齋戒學會,延續叢林芳規;刊行教義表解,理路精詳明晰;一切方便開示,無非自性流露;梵唄超世脫塵,韻調感人至深;所繪西方三聖,廣受信徒供奉;遺留銘語墨寶,筆觸逑勁凜然。畢生主七百餘次,刊行經論數萬冊,提倡放生,鼓勵施食,種種善巧方便,猶如菩薩示現。除編訂蒙山施食儀軌之外,歷年開示曾擇要刊載於《蓮音》,其餘影音紀錄亦由緇素弟子整理,俾便法音流傳十方。上人精通教理,深契禪旨,嚴淨毘尼,導歸淨土;如斯戒行清淨、德智兼備者,詎非五濁惡世之明燈乎!


摘自《懺雲老和尚開示錄》第一輯